硅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农民的根【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7 17:17:39 阅读: 来源:硅系厂家

解读苗秀侠小说的方式有两种,一为故事,一为人物。有人说,读苗秀侠的小说,你不会感觉累。在我看来,这不仅因为她是个讲故事的高手,叙述脉络清晰、张弛有度,更重要的是,她为我们描绘了一个活生生的充满着生命原始活力的乡村世界。那些生活于其中的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仿佛就在我们身边,操着浓重的方言,为我们讲述着淮北平原的自然地理环境、乡俗民情和纯朴人性。而这些看似颇为地域性的表达,传达的却是普世性的经验。

《农民的眼睛》起于故事,终于人物。一位作家怀着猎奇的心态来到西淝河湾地区的大农庄,想写一部《一百个小脚女人的故事》,却意外碰到了乡村医生农民。此后小说就围绕着主人公农民的讲述而展开。小说的结构更像是多篇中短篇小说的连缀,由一串一串前后相续又相对独立的“故事串”构成,以人物带出故事。在这样的结构下,我们以往所熟悉的苗秀侠笔下的人物和故事改头换面之后,纷纷“粉墨登场”,从日常的生活细节出发,呈现了乡村底层人民的生存真相。

与很多乡土作家刻意美化乡村,将其作为精神乌托邦不同,苗秀侠从不回避乡村的矛盾和问题。高速公路的征地和开发商的楼盘开发,使得大农庄的农耕土地严重流失;失地农民怀揣着挣钱盖房子的梦想外出打工,留守在乡村的老人和孩子因亲情缺失而精神空虚;工厂的建造对大农庄的水土污染严重……这一切为小说打上了“非虚构”的印记。如果仅仅是这些,那么这部作品将可能会被写成“问题小说”或报告文学,作家显然并不想止步于此,她还有更高的追求。除了尖锐的矛盾、痛楚的撕裂和绝望的呼喊,小说还有温暖的底色、明亮的生机和坚定的叩问。

近30年来,乡村在经历种种苦难后劫后余生般地迅速发展起来,然而怎样发展,朝着什么方向发展,乡村却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千篇一律的城镇化进程模糊了城市和农村的界限,于是乡村保持了数千年的传统文化体系瓦解了。失地农民面临的问题,不再是物质上的极度匮乏,而是精神上的荒芜、漂泊以及对自己的身份认同。在此基础上,小说出现了一批无根漂泊的“多余人”,作家对他们故事的讲述,充满着温情和人道主义的悲悯色彩。

“多余人”来源于俄罗斯文学,中国作家在“五四”前后承接了这一创作模式。只要是在社会、历史的转型期或是在新旧文化纠缠的漩涡中,就总会出现这样一批挣扎着的灵魂。他们可被分为“痛苦的先觉者”和“执着的固守者”,前者现当代文学提供较多,他们往往以“启蒙者”的姿态出现,而后者却乏善可陈。前者沉湎于对未来的幻想,缺少行动的能力;后者固守着传统价值观念,显得与急剧变动的社会格格不入。然而,在固守者身上又集中了传统文化人格的各种优点,有时他们是改革的阻力,但有时却又是社会良心的代表,是对一种已经远逝的文化品质或生活方式的缅怀与挽留。

农民的爷爷是大农庄唯一的地主,在“土改”时被活活气死,父母亲也在1960年相继饿死。而这位“地主羔子”在善良的村民帮助下,吃着“百家饭”长大,而且还一直念完了高中。知青小晴的到来成为农民生命中的插曲,他努力融入知青的圈子,讲普通话,学他们刷牙,在我看来,这是他向城市靠拢,摆脱农民身份的一次努力。但不幸的是,他的努力在小晴被她哥哥接回上海后而宣告失败。他为此喝了农药,幸而被村民救了回来。经过这次事件之后,他似乎找到了自己的“根”,安心地在乡村扎了下来,并成为一名乡村医生,为那些生了“孬疙瘩”(癌细胞)的村民义务看病。据苗秀侠的讲述,小说中的农民在现实生活中是有原型的,他就是淮河之北利辛县张大庄曾获得2012年“最美乡村医生”称号的张振江,他用自己的积蓄和所有奖金为艾滋病人建造了“爱心小屋”。无论是小说中的农民还是现实世界的张振江,在利己主义者看来,他们的行为都不被理解,但他们却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对生命的尊重和人道主义精神。

农民的根就是土地、庄稼,是根植于土地的乡村文化和人与人之间的温情。除农民外,大农庄还有不少飘荡的“多余人”。老财迷很有些赵树理笔下“落后分子”的影子,在外人看来,他受了一辈子穷,到老年就应该享享清福,再说种地也挣不到什么钱。但他却在老伴因车祸去世后,选择独自一个人种了二十多亩田地,土地是他心里坚守的最后信仰和归宿,所以他才在开发商农伟强行征地的时候选择抗争。二杆子也是一个迷恋土地和庄稼的人,但他和老财迷不同,他本身就是大农庄自然生长着的一棵“庄稼”,他怜惜生命,“种庄稼就像养小猫一样,非常细作”。大农庄还有许多诸如老木锨、房箔爹、八脚等人,他们或许有种种缺点,或许与现在的社会格格不入,但他们的宽容、善良、勤劳、节俭、乐观,都是我们应该固守的价值观念和美好品德。

飘荡在田野上的“多余人”,很多时候就像小说中生了“孬疙瘩”的人,被人遗忘在角落,任他们自生自灭。而当外来的文明打破了乡村往日的宁静时,总会涌现一批不愿被“改造”的人。他们有迷惘、有困惑,但也有坚守、有信仰,闪烁着人性的光芒。变革是一把双刃剑,往往在革除了糟粕的同时,也可能将传统文化的某些精髓一并革除。从这个意义上讲,“多余人”在某种程度上呈现了变革的艰难与复杂,也唤回了人们对传统农耕文明的记忆,提醒人们在激进的变革中不要忘了应该固守我们的根基,顾及人们所能承受变化的限度。更多最新三农资讯,请关注中国最大的农药信息网--中国农药第一网。

消费淡季猪价行情跌跌不休进口猪肉抢食市场岳阳非诚勿扰非诚勿扰

现货供应紧张草甘膦价格持续上涨包装材料李悦君李悦君

中国渔政2017年渔业渔政工作要点礼品袋陈婧陈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