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父亲的地道香根草

发布时间:2020-10-17 16:32:07 阅读: 来源:硅系厂家

父亲是一个地道的农民,这个“地道”不仅仅是他有一个家族几代贫农的“光荣史”,也不仅仅是他除了种地几乎没有从事过其他职业。这个“地道”,更是指他无师自通地深谙种地之道— 土地是他的命根子,他对土地始终是俯首敬畏的,他用多半生的劳动证明给这个世界:他也是大地母亲身体上生长的一棵庄稼,庄稼的生命质量和价值不在他自己,而在他脚下土地母亲给他的营养。

在我从小的记忆里,大大的、圆圆的、深深的猪圈坑里,总是站立着一个甩钗撂粪的大力士,散发着泥土香与粪便臭的黑色土块飞到圈沿周围,堆成连绵的山峰。后来,这些山峰又被驴车或者推车运到地里,堆成无数座丘陵。再后来,这些丘陵被漫撒开来,和野草与庄稼枝叶一起,被犁铧翻到地下,化成春泥再护花,完成了一次生命的大轮回。

那个时候,父亲还不认识化肥,尿素、碳胺、二胺、复合肥都是以后接触的新事物。尤其是碳胺,父亲受不了那种呛人的气味,每次打开袋子时,他总是涕泪交加,喷嚏山响。那是对他种地的一种生理折磨,也是一种精神折磨。他常说,化学玩意弄到人身上就是化疗,弄到土地身上当然也是化疗。他的话外音是:土地究竟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那个时候,父亲也不知道这么多名目的农药,他几乎是村里最后一个学会使用手压和机动喷雾器的,不是他笨,是他内心的抵触与反感。那个时候,他更不知道什么叫除草剂。各种野草要么是牲畜的食物,要么就是圈里的肥料。喷了药的庄稼和沾了药的草,以后怎么能让人和牲畜吃呢?那个时候的玉米秸高粱秸父亲叫“甜棒”,是他送给孩子的不花钱的甘蔗;那个时候玉米叶高粱叶父亲用来喂猪、牛、羊,还可以拧编成蒲团,是冬暖夏凉的绿色坐椅;那个时候玉米棰高粱穗上结成的霉菌,父亲叫它们“乌米”,虽不能吃,但却是上好的止血药。

父亲对农药的反感与困惑,真正的原因是他爱在棉田里套种上一些绿豆、西瓜、甜瓜什么的,自从用上农药,为了安全起见,他不敢再在棉田里搞套种。再后来,玉米地里也不行了。父亲的杂粮与蔬菜种植,最终被逼退到房前屋后的角落里。那次母亲将打剩下的药节约利用,全部喷洒到小菜园里。父亲发现后,又气又恼,继而又长吁短叹:不打药真的种不了庄稼吗?

现代化农业是伴随着化肥、农药、大型机械滚滚而来的,适应甚至自得于传统农业(或者叫自然农业)的父亲像一个冷兵器时代的武士,不得不在现代战争中败下阵来,直到退出农业,走出农村。在这个小城里,不再种地的父亲感觉自己是个寄宿者、漂泊者和寻觅者。其实他不是无法再拥有土地,而是无法再真正亲近土地,无法按自己的想法追求种地之道。

但是,一个地道的农民,怎么会舍下土地呢?怎么会真正离开土地呢?在后来迁居的城市家中的小院里,在他打工负责的花圃里,在小区对过的拆迁工地上,父亲让每一平方米土地重生。羊粪、麻酱饼、雨水和淘米水,滋养出一个个地道的小菜园。这些菜园里瓜果蔬菜内容众多且质地良好,长相和口感最接近本真和天然。免费享受这些菜品的人也很多,他们感慨良多— 不仅仅是一位老农民的慷慨,还有一位老农民的怀旧与坚守。

地道的老农民,和老农民的地道,是这个城市最后的乡愁。更多最新三农快讯,请关注中国最大的农药信息网--中国农药第一网。

AEAS

alevel考试培训

alevel数学难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