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科红旗资金链出断层员工与中科院软件所起争执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5 20:11:22 阅读: 来源:硅系厂家

年关将至,但中科红旗却笼罩在一片愁云中。由这家公司推出的红旗Linux是中国较大、较成熟的Linux发行版之一,在国内外享有很高的声誉。中科红旗作为国产桌面操作系统的代表,曾一度被写进中学、高校的计算机课本之中,就连最近热播的美剧《罪恶黑名单》里也频频出现它的身影。

但这面“红旗”最近却面临着倒下的危机:中科红旗资金链断裂导致员工薪水未能按时发放,中科红旗位于北京海淀区紫金大厦的总部也因欠费被停供水电。而它与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中科方德软件有限公司关于“核高基”款项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止。

1月8日,记者拨通了中科院软件研究所所长助理电话,对方表示对此事并不知情。随后记者又尝试邮件联系中科院软件研究所所长李明树,但截至发稿前尚未得到回复。

陷入困境:没地方上班了

2013年4月开始,中科红旗便陷入了资金困局,公司150人左右的团队一直未能领到薪水。直至12月末,由于长期拖欠物业租金等费用,中科红旗位于海淀区紫金大厦的总部被停供水电,这成了引发整个事件的导火索。

“过去九个月没薪水,但生产部门还在坚持进行技术研发与售后保障工作。有个工作场地还能分散下注意力,但现在连班都上不了。”记者从多位中科红旗员工处了解到,这种情况下有员工发布了那份在国内Linuxeden开源社区上的公开信——《中科红旗路在何方?》。信中强调,自2013年4月开始,由于中科红旗的大股东之一,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未能支付承诺的核高基专项配套资金,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

争论焦点:核高基自筹资金背后

2014年1月6日,中科院软件研究所发布了《关于中科红旗情况的声明》(以下称《声明》),其中指出中科红旗近几年业务大幅度下降,大批优秀业务骨干陆续流失,其存在的问题是自身经营问题,并非核高基课题造成的。

在公开信和《声明》中,双方的争执点集中在核高基专项款上。“核高基”是国家科技重大专项“核心电子器件、高端通用芯片及基础软件产品”的简称,主要目标是在芯片、软件、电子器件领域,攻克一批关键技术、研发一批战略核心产品。

一位中科红旗员工对记者表示,在2010年的“核高基”重大专项竞标中,中科红旗牵头承担了“通用桌面操作系统研发及产业化”主要课题,并与中科院软件所及旗下另一家子公司中科方德,联合承担了其他4个子课题,这也就是《声明》中所提到的,“中科红旗通过承担核高基专项课题,获得了数千万的中央专项资金支持,还获得了部分北京市政府的地方配套资金,这成为中科红旗2010~2011年的主要收入来源。”

但中科红旗方面认为,在核高基项目的执行阶段,由软件所来拨付的配套资金迟迟没有到位,才导致中科红旗出现资金链断裂。“核高基课题涉及到的费用巨大,中科红旗自身没有这个实力去筹到如此巨额的资金,当时软件所在《关于补齐核高基项目配套资金的承诺书》中,承诺当中科红旗自筹资金不能到位时,软件所将以足额补齐,上限4000万元,但这笔资金一直迟迟没有到位。”中科红旗员工说。

项目总体部:难获认可的“联合体”

中科红旗方面透露,在承接下国家核高基的数个项目后,内部开始进行了人员扩充,研发团队一度高达200余人。

“红旗在接核高基项目前,一年营收在1800万左右,高峰时期甚至达到4000万,完全可以养得起团队。但为了弥补资金缺口,红旗将历年的收入和储备资金全部投入了进去。当时大家在配套资金缺乏的情况下仍在坚持,以为课题做完后资金都能到位,财务总监甚至抵押了自己的房子,向银行贷款400万后投入公司。”中科红旗某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红旗光在人力成本上自己铺进去的资金就有千万元左右,尤其是在自筹资金上,“至今还存在1200万元左右的缺口。”

中科院软件所《声明》中表示,配套资金未能到位的原因是红旗2010年的单方面退出。2009年软件所曾联合中科红旗、中科方德,成立了“核高基”项目总体部,旨在统一调配人员资源,统筹解决配套资金等。“也许是担心软件所占了中科红旗的便宜,中科红旗正式退出软件所总体部的统一协调和集中研发。软件所已经不能继续以总体部的身份发挥对中科红旗所承担的项目的领导和支持作用,统筹解决配套资金的前提条件也就不复存在。”

但在中科红旗员工看来,这种“统一调配人员资源”已经严重影响到红旗自身的运作。“在2010年以前,红旗每年都是有盈利的。但在承接下核高基项目后,从2010~2012整个三年中,中科红旗都无法正常商业化运作。大量的核心技术骨干都被调入中科方德上班,并且被要求在项目结束后全部转为方德职工”,一位在中科红旗工作了十多年的老员工激动地表示,中科红旗员工并不认同这种“统一”,就在项目结束后部分红旗员工都自行返回公司。同时,中科红旗员工表示,红旗退出总体部的时间是2012年,并非软件所声称的2010年。

但中科院研究所认为,软件所当时承诺不是商业担保,“补齐”是用于完成核高基项目的专款,即便中科红旗不退出软件所总体部,也应由软件所总体部统一调配,“这个承诺既不是对中科红旗的增值承诺,也不是对中科红旗的欠款依据,况且在前提条件改变后,软件所已经不需要再承担为中科红旗补齐配套资金的责任和义务。”

名医汇

名医汇

在线医生咨询

相关阅读